Only Yesterday

电影<岁月的童话>(动画)Only Yesterday

最初知道这部电影,是由于”宫崎骏监制”这几个大字的推荐

据说,一个人不停地追忆童年,是很可疑的。

在去乡下度假的路上,东京上班族妙子一次次地记起小学五年级时的点滴往事:去热海泡温泉,第一次吃凤梨,严重不及格的数学考试,父亲的责骂,临班男生的爱慕,第一次月经……夜行的火车轰隆轰隆地前进,幽暗的车厢,空荡无人。

十岁小妙子童稚的脸从纱缦后探出来,露齿一笑。

为什么呢?她问自己。

那也许是一个蜕变的折点,而现在的我,也正遇到了另一个需要蜕变的时候,她想。妙子27岁,工作,生活,感情,一切的一切都逼人而来。

临近末梢的青春如夏末的玫瑰,已渐露疲累的蔫色;害怕改变,像我们一样,面对浩大的生活,常感到力不从心。

“乌鸦先生,请走好……”

三年级的一个星期三,本该是休息的下午,音乐老师悄悄在我耳边嘱咐来学校排练——跳舞!

这通常是绑着粉色头花脸庞红润的可爱女生才会有的殊荣,值得无上骄傲。但对跳舞打扮等事表现得热中无比,对当时的孩子来说,却是无上耻辱。

当少先队的人通知得说下午中队开例会时,我蒙了蒙。

莫名其妙的羞耻心让我最终选择了开会而没有去排练。一个在当时看来平淡无奇的女孩子顶了我的缺——戴着漂亮的帽子跳皮筋舞的雪人。后来,她屡屡代表学校演出,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时髦,到高年级的时候,已经是学校的文艺骨干,身材高挑,每路过男生们爱慕的眼光,总是头颅踞傲,风光至极。

我依旧灰头土脑,面色青黄。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听妙子说起当时错过了的话剧团的角色,我看见她眼里无限的留恋。即使后来妙子一上高中便参加了剧团,但也无法弥补童年时代的遗憾。

… … 如果有另一个开始,那么现在的我,会不会是另一个人?

最后,妙子跳下开往东京的火车,回到乡村,放弃了东京的喧嚣的生活,做一个农民(俊雄)的妻子。童年时的妙子和小同学们为妙子作出的选择欢呼,画面美极了。

这是部简单的电影,没有对所谓人性的深讨,没有大是大非,只是一个女孩面对蜕变的选择,甚至不讨论得失。影片中的妙子终于找到了归宿,然而对于我,面临相同的选择,我想我会选择回到东京打拼… … 权衡是件难事,但内心真正的渴望,只有自己知道。

“那个……晴天,阴天和下雨天,你喜欢哪一个呢?”

“阴天……”

“我也一样耶!”

无论机遇是否相同,我都会是现在的我,non, je ne regrette rie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