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林明理:看中国教育如何把孩子“教愚”

快要高考了…丧钟为谁而鸣…

 

幸好我混迹教师队伍二十余年,什么事情最让人心痛?

是看到一代代学生被中国教育“教愚”——教得愚笨、愚钝、愚蠢,却无能为力。中国教育的一大功效是,尽量把所有的学生教化成一个脑袋。现代教育是该培养、发展学生的个性与创新能力,还是泯灭个性、扼杀创新?正确答案无疑该是前者。但是中国的教育却长期反其道而行之。这一教化结果大多时候是通过中国式的考试来实现的。中国式考试的分数又是评价学生学业成绩的最主要方式。且不说那越来越“严格”“科学”的所谓“标准化试题”无处不在,就是本最应该让学生创造发挥的“问答题”、“论述题”,那一条条按“评分标准”中的“答案要点”给分的评价方式,就让绝大多数学生不得不在答题时先要揣摩好命题者的心思。就是最能体现学生个性特色的写作,也高悬着“主题”“思想”“意义”必须“积极”而不能“落后”、必须“歌颂”而不能“批评”、必须“光明”而不能“阴暗”等等紧箍咒。当然,中国学生的学业评定里也有品德操行、身体素质、爱好特长、社会实践等等评价内容,但在以分数论英雄的中国式高考、中考面前,它们统统退居其次。

这一考试、评价方式延祸至平时的教学,那就是,所有问题的答案都必须以教材教参说过的或习题集后面告诉的“参考答案”为标准:“思想一致,共同努力”用成语来表示只能填“同心协力”而不能是“齐心协力”,“刻画描摹得非常逼真”只能填“惟妙惟肖”而不能是“栩栩如生”(邹静之《女儿的作业》)。一个小学生的作文写了他家的一盆花,被老师打了低分,老师的批语是没能写出“花的精神”,比如蓬勃向上、努力绽放什么的。一个中学生在期末考试作文中揭露了他所在的乡镇烟草部门收购烟叶中风气恶劣、鱼肉乡里的事实,以一个老汉的不幸遭遇和无奈感叹表现了“低调”的主题,也被打了低分,老师批语是:“此类题材的作文写作时要慎重”(K12网“韩军在线”)……此类恶迹可谓罄竹难书,各界人士也多早有揭示,为不多占本文篇幅,暂先打住。

中国教育的第二大功效是,将学生与真正的“学习”有效隔离。真正的学习是学生融入全身心的体验与感受之后收获新知识,是需要培养学生的怀疑、探究精神的,大多数时候是自觉主动、积极参与的,从本质上讲是充满乐趣的。但中国的教育同样长期反其道而行。举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罢。我的一个同事向我讲过,就在他儿子的学校,一个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小学自然课老师,上课常常带学生亲自动手捉虫子、摘树叶、弄花草、玩泥巴,鼓捣试管做实验,教室也总是被搞得“乱七八糟”,学生们不亦乐乎,但期末考试成绩却远不如那些从不带学生做实验,只是要学生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背背书中答案的“老教师”教的班级。结果那新老师挨了领导批评,因教室常常被“搞得乱七八糟”还受了班主任的责怪。新老师满腹委屈而又无可奈何,最后也只得向“先进经验”看齐了。类似的例子可以说到处都有、举不胜举。中国教育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学生能考出好分数,只要能得到好分数,所有能用上的方法手段都可以用,而更该被注重的学习过程、身心体验、乐趣享受则可以最大程度地被省略——这在很多地方被自诩为“教学效率”,在众多的批评者笔下被称为“题海战术”、“机械灌输”,在苏北等一些地方则被形象地称作“死揪”。中国教育培养出的学生,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图书馆、资料库,他们不会,或从来就不屑于查原始资料——当然很多地方也没有真正的图书馆、资料室,很多时候他们也看不到真实的原始的资料——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在教科书与习题集里有明确的不可置疑的答案。

人类社会有无不容置疑的绝对真理?有,它就在中国大中小学生的政治课教材里。教育最应该培养的是学生的怀疑、探究精神,培养学生的思考、比较、辨别的能力。但是中国教育要做的恰恰相反,它就是要掐灭学生的怀疑精神、探究勇气,就是要学生相信教材与教参的绝对正确,特别是相信政治教条的绝对正确——因为按那上面说的去回答就可以得高分,否则就生死难卜,就是拿自己的前途命运当儿戏。即便拿那些教条与现实稍一比照,你就可以看出其中的悖谬、虚伪、荒诞,但你不能怀疑、不敢怀疑,更不许质疑,特别是在考试的时候。这话题一扯开来又会犯忌,也暂打住。

这样的“学习”,当然就是痛苦而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乐趣可言的。于是中国学生的厌学比例绝对世界第一,中国的“差生”无论是绝对数还是相对数也绝对世界第一。记得中青报前几年有一则报道说,按每个班级10来个到三分之一比例计算,中国学校所谓的“差生”数应该在四五千万。这则报道因触痛某些人神经,遭到批评并封杀。

中国教育的上述两大功效是很多有识之士包括很多教育界同仁早就揭露并抨击的。其实,在更为重要的健康生活理念生活方式之培育,在世界观、价值观、道德观之培养,在人类文明之传承等等方面,中国教育的“教愚”功效更加“显著”,却又常常为更多的人所忽视——

中国教育的第三大功效是,将学生与健康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有效隔离。现代教育应不应该引导受教育者养成健康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答案无疑也是肯定的。但中国学生书包重作业多、起得早睡得晚,睡眠时间不足,活动锻炼太少,举世罕见。由于那一种“学习”方式直接影响学生的生活方式,由于健康生活方式的培养在中国教育里从来就不曾真正占有位置——口号倒是喊过,中国教育培养出的学生,关节硬、肌肉软、动作笨、意志弱,豆芽菜、小胖墩、眼镜架随处可见。近几年,笔者每次参加各种听课、各类监考,总要注意看看一个教室里戴眼镜的有多少,结果遗憾地发现,还没有哪个教室里能让我看到戴眼镜的学生少于三分之一的,很多甚至超过一半,有多少戴隐形眼镜的更是无从知晓。中国人的营养水平在不断提高,中国学生的体质却在下降,中国教育功不可没。

中国教育的第四大功效是,将学生与现实社会成功隔离。现代教育应该引导学生直面现实还是回避现实?答案无疑也应该是前者。但中国教育却极力要将现实社会隔离在校园与书本之外。校园“封闭式管理”是很多学校招生时常见的的广告语,就是最该向社会开放的大学,就如最高学府北大,也渐渐地要趋向“封闭管理”了。这固然也有安全、秩序方面的考虑,但北大那样的最高学府也如此“封闭”难道仅仅是为了“安全”、“秩序”?过度封闭之后,我们培养的学生将来怎么面对真实的外部世界?似乎无人顾及。更何况,在很多寄宿制学校,周一到周五的时间里,学生们出不得校门,看不到电视,上不了网络。而即便是开放了电视和网络的学校,学生们看到的也只是有关方面允许他们知道的东西:他们只能看到经济在“飞速发展”“一日千里”,而看不到环境在不断恶化、资源被浪费枯竭、贫富悬殊远超国际公认警戒线、社会矛盾在对立激化;他们只能看到“公仆”们如何地勤政爱民,而看不到无孔不入的公权力腐败;他们只能看到地震灾民如何“过上了幸福生活”、如何“感恩”“奋进”,却看不到救灾款物被无耻地贪污挪用、连豆腐渣校舍之下死难孩子的名字都不许关注……从中国各级各类学校毕业出来后,有几个人能不为校园内外、课堂内外、书本内外的世界差别如此之大而感慨、吃惊乃至茫然无措、无所适从?

中国教育的第五大功效是,将学生与真实历史有效隔离。现代教育是否应该引导学生尽可能直面自己国家与民族乃至全世界的全面、真实的历史?答案无疑也应该是肯定的。但中国教育特别是文史哲教材与文史哲教育要做的是,尽量只让学生学一点割裂的片面的历史,并让学生相信这就是历史的真实与全部。在这样的历史教育之下,学生们知道的只是某些主义与理论的正确、某些历史人物的伟大、某些历史的光荣,而不知道真实历史中的曲折、阴暗与丑恶。学生们不知道九十年前、五十年前的真实历史,也不知道二十年前、十年前的真实历史,加上很多学生已被成功教化成一个脑袋,不会质疑不会辨别,除培养了某些人所需要的“自豪感”,也就再不会去认真全面思考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了。在美国学生可以自由探讨诸如“二战时美国应不应该向日本投原子弹”等问题时,中国学生却只能也只许背诵教科书告诉你的历史事件的时间、地点、人物、“意义”。笔者这样年龄的一代人,当年那“背政治”、“背历史”的“学习”经历,更是一场乏味透顶、刻骨铭心的记忆。

中国教育的第六大功效是,将学生与真实的外部世界成功隔离。面对丰富多元的外部世界,面对人类先进文明,面对滚滚时代大潮,现代教育是该培养学生的全球视野、广阔眼光、自信气度、包容胸怀,还是封闭学生的视野与心胸?答案无疑也应该是前者。邓小平“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题词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但中国教育要做的是,尽量让学生只了解到某些人准许了解的外部世界。对于西方发达国家,学生们知道的只有那政治的“丑陋”、民主的“虚伪”、政党的“恶斗”、人情的“冷漠”,而看不到那种政治体制之下公权力受到有效制约之后的廉洁、勤勉、公开、高效,以及普通民众的博爱温情及享受到充分社会保障之后的优雅生活;学生们只知道西方社会对中国充满敌意、时刻存心颠覆,而看不到正是这其中很多人,包括很多国家的政党与政府对我们的友好支持及善意批评帮助;学生们听到的只有“坚决抵制”“筑牢防线”的教诲,而不知道怎么样“放眼世界”、勇敢“拿来”、“兼收并蓄”;学生们只知道马克思、恩格斯最伟大,而不知道同样伟大的哈耶克、哈维尔、索尔仁尼琴……中国教育要学生们所了解的外部世界,用笔者曾经写过的一篇文章《从中学生的“正确”“世界”观说到杨师群案》中的话来概括,那就是:“国外比较乱套”,“风景这边独好”(赵本山小品台词)。凡涉美国(更多时候还有日本),必是敌意;凡涉西方,必要警惕——所以要“含泪劝告”地震灾民即使孩子死于豆腐渣校舍且申告无门也“千万别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凡是我们自己,即便是脓包肿块,也定然鲜艳美丽——“纵做鬼,也幸福”。“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而如果赞扬一下西方,便有“汉奸”嫌疑;批评一下自己,那很可能就是“反革命”“反华势力”。“含泪”余秋雨与“鬼词”王兆山,可算是中国教育锻造出的那根牢固的“全面而正确”的脑筋的杰出代表(除去谄媚邀宠因素)!

中国某些人士面对外部世界敏感脆弱,动则抵制,动则排外,动则声讨(看看武汉大学樱花下拍和服照片的母女的遭遇),动则声称自己要代表中国对西方社会表达“中国不高兴”,我们某些人更为本·拉登高喊痛快,为萨达姆助威加油,为金XX惺惺相惜,我们很多人出国之后会为外部世界怎么与我们所知道的反差这么大而吃惊,很多人也缺乏强大、自信、平等、包容的健康心理素质,中国教育同样功不可没。

最近一次为自己的学生而心痛,发生在笔者教学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博士那篇著名的演讲辞《我有一个梦想》的课堂上。教学时,为拓展学生阅读,我印发了自己在奥巴马当选与上任之时分别写就的两篇文章:《奥巴马当选总统与农民工办暂住证》、《美国人为奥巴马的欢呼,拷问中国人荣辱观》。此两文曾在多个著名网站被编辑推荐至首页,并引发网友大量的热评与转帖。我的学生看了,当然很多也神情凝重。一个学生说:“老师,我一直生活在虚幻的自豪感中,意识不到我们国家还存在这么多难堪的问题。”但是,也有个别学生不满道:“老师,你怎么两篇文章都只说美国好,而不说自己的国家好?你是否不够爱国?”——说美国好时必得说自己国家好,或者只能说自己好而不能说美国好,最好只说美国“坏”,否则便不够“爱国”,这不正是XX部门教化出的思维方式?当我问同学们是否意识到我们眼下的户口制度的弊端时,好几个学生说,这有什么呀,我们国情不同嘛——要知道我的学生属农村户口或父辈祖辈是农民的超过一半,他们中很多人在小学与初中义务教育阶段,也花过几万几万的捐资择校费,他们与他们的祖辈父辈很多人享受不到本来早就该享有的就业、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多么令人“感动”却令人无法不心酸的“顾全大局”的“国情”观啊。

另一个学生提的问题则差点雷倒了我。这位可爱的学生替美国白人担心道:“老师,现在黑人奥巴马当总统了,会不会报复美国白人啊?”——但我却笑不出来。我们的学生从小到大,视野所及,见过了太多的周围社会真实与宫廷影视故事:最高统治者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的,是可以一言九鼎、随心所欲的,报复一下“历史仇恨”,那是家常便饭。岂止最高领导人?现实中一个县官乡官乃至小小的村官都拥有这种权力。并且,我们的学生还被灌输了过多的历史“耻辱”与“仇恨”,灌输了大量的“以牙还牙”、“血债要用血来还”的暴力“革命史观”,灌输了太多的“中国不高兴”、抵制XXX、报复XXX的“爱国激情”。然而他们无从知道,更有人不愿他们知道,外部世界的政治文明发展程度,特别是那最强大的美国,那总统权力是怎么来的,是要受到哪些制约、监督的。他们不知道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的“非暴力”抵抗等和平包容精神的深远影响,也不知道此次美国大选有很多白人投了奥巴马的支持票,更难以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白人会投一个黑人候选人的票……

中国教育的第七大功效是,将学生与独立选择能力成功隔离。现代教育该培养学生的独立选择能力还是养成其盲从习惯?答案无疑也该是前者。但由于上面论及的诸多原因,中国学生很多已经只会盲从,而不会也不敢独立选择。不但中考高考志愿需要家长出马填了才放心,就是工作也要靠家长才能找下。对于国家民族的前途,对于子孙后代的福祉,更是被要求必须相信某一部分人为你作的“正确”选择,必须相信某一部分人设计的道路“绝不会”错。你只要埋头苦干、踏实勤干就行,别的就不用你操心,更不用质疑了,有人为你们把握“正确方向”呢。

中国教育的第八大功效是,将学生与真善美成功隔离,并坦然接纳假丑恶,再逐渐学会欣赏、运用假丑恶。

中国高等院校“本科教育评估”的作假现丑、毕业生就业率公然掺水,并明令师生配合造假,几乎尽人皆知,备受诟病。这被网络舆论讥讽为“洲际导弹”(周X捣蛋)。中国各大学的出卖文凭、老师与学生的论文造假、学校当局向权力与财富低头献媚等等丑恶,也早已成燎原之势。难以想象这样的大学环境会给学生真善美品质的养成产生什么积极的影响,难以想像这样的酱缸里出来的学生还有多少会真心相信真善美。其实岂止大学是这样?我们的学生从小学开始,就要开始接受假大空的一套:一年级就要加入六七岁小孩根本难以理解其性质与“意义”的XX队,常常被教导要注意“领导来检查”、“外宾来参观”了必须打扫好卫生、“配合好检查”,常常要被教育见到什么人要说什么话,某些地方更有“必须配合好小康社会调查”、“做好家长的廉洁监督”、组织女生“为领导陪舞”之类的荒唐任务……

我们的学生见惯了父母身份地位不同、城乡户口等级不一给自己或他人的带来的直接影响,见惯了一笔笔从父母口袋掏出为自己买到学习“资格”的“捐资助学费”,见惯了课本上一套、现实中又有一套,见惯了某些学校、某些老师对权势与财富的低头哈腰,见惯了某些教育官僚与学校当局公然的弄虚作假……很难想象这样的成长环境能对培养学生的坚守真善美、鄙弃假丑恶的品质起到什么积极作用!

我们的一些学生终于学会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说着一套做着一套、作文中一套现实中一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学会了像湖南的王佳俊一般毫无羞心愧色地把同窗同学的头踩在脚下往上爬,学会了把老师讲课内容向XX部门密报,学会了拿一个假的就业证明换到自己的毕业证书,学会了当众慷慨激昂喊口号背后抿嘴偷着笑,学会了傲视底层傲视贫弱……中国教育功不可没。

固然,中国教育也教给学生一些基本的文化与自然知识,但是,在更为重要的学习能力之培养、独立个性之塑造、健康品质之培育、人类文明之传承等等方面,它却是:喊着“以人为本”的动听口号,做的却是处心积虑要把你教化成容易并甘愿被某些人掌控的机器;公开倡导的是“素质教育”,心照不宣我行我素的是“应试教育”;公开宣扬的是“与国际接轨”,愈演愈烈的是除了各种收费远远超出国际之“轨”,实际上在与国际先进文明潮流背道而驰……

固然,中国教育教出来的学生也仍有很多人个性本色还在、良知犹存,也有韩寒这样的特立独行、快乐阳光的80后、90后,这要得益于时代的开放、信息技术的极大进步——按大律师张思之老先生的说法,“网络是上帝赐给中国人民的最好礼物”,“互联网万岁”。时下的中国,再也没有谁有能力像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那样,把全民成功教化成听由一个脑袋指挥,到处赞颂、山呼“万岁”(笔者七十年代读小学第一册的第一课,就是一幅画像,下面是一行黑体大字“毛主席万岁”),即便饿殍遍地、一片混乱,也要高唱“幸福天堂”、“形势大好”了。中国教育曾经在那样的时代取得过那样“辉煌的业绩”——当然这也不止是中国教育的功劳,但那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然,这同时也要多亏了一些仍然坚守教育者良知与理性的老师与学校领导的努力。著名者,有倡导“教育应培养学生的精神底子”的北大的钱理群,反对“伪圣化”、倡导并践行真实、自由、个性等“新语文教育”理念的清华附中的韩军,公开宣示“不跪着教书”的南京师大附中的王栋生(笔名“吴非”)等等名师名家,默默耕耘并坚守着的当更有无数。固然,中国教育也在不断改革,很多教育界同仁也在努力打破身上的枷锁,力图创新走出新路,但严酷的升学率紧箍咒与思想紧箍咒之下,很多时候只能做做“技术改良”,而难以有根本性的“理念突破”、“特立独行”,很多时候只能戴着镣铐费劲跳出一些“优美的舞姿”,却难以有挣脱思想钳制、摆脱手铐脚镣的条件与勇气,很多时候只有“小聪明”,缺乏“大智慧”。

闵良臣先生在《拿什么证明我们坚持过真理》文中提出:“教育,只有教育,只有让更多的人认识真理,一个社会才会把坚持真理看作理所当然。”固然有道理,但是如果中国的教育不做根本改革,这种教育也只能是又一个愚弄人的手段。

很难想象,中国的高考中考以分数论英雄的体制不改,中国的教育改革能走出什么真正有意义的新路。而这一切问题,又绝不是考试制度的改革本身所能解决的。简单点说罢,中国的高考中考招生能否抛弃以分数论英雄,学习借鉴教育发达国家相对比较科学与成熟的那种包括学生品德操行、身体素质、爱好特长、社会实践等等内容的综合考核录取的方式?能否学习他们的各大学有权独立招生的形式?以目前的公权力腐败无孔不入、大学向权力与财富竞相献媚、学校当局几成权力附庸、大学已成各种丑恶混杂的酱缸的不堪情势,这样单方面的改革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当一目了然。中国教育落后的另一主要原因是投入严重不足,人均教育经费不及非洲的战乱国家乌干达,有限的经费还被人为的极不合理的集中在几个“重点学校”,造成优质教育资源的严重不足与教育的极端不平等。但在目前公权力几乎完全黑箱操作,公车、公游、公吃每年浪费上万亿,民众根本无法有效监督制约的情势下,何来有效手段要求大量增加教育投入、实现教育公平?中国教育还受着某些人以漂亮动听口号为掩盖、实则出于维护自己垄断特权利益的一己之私而进行的严密掌控,不打破这种掌控,又如何真正施行“人的教育”?所以,中国教育“教愚”人,从根本上讲,是当前这个中国特色的体制创造出的“伟大功绩”。

这也是我,一个中学语文教师这么热心热衷于写时政类博客的主要原因。很多同事朋友,包括一些网友,还有我的家人也一样,常常问我,你一个中学教师,为什么那么热衷写时政评论?把这番精力放在写写教育教学论文上,参加什么评比拿个什么奖,还能为自己也为学校争点光,也能从学校拿到几百块奖金。但是,对我来说,我觉得,没有那必要的政治体制变革为条件,中国教育就作不了真正有意义的改革,那“教愚”人的本质就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而我们的学生,我们的子孙后代,仍然还得继续承受这种教育的“折腾”,“被中国教育逼疯了”的也就不止是安徽的那位今年正读高三的章锐(《南方周末》2009-02-04)——垄断利益者们自己也不愿意孩子受这种折腾,所以稍有权势者便马上送子女出国接受“资本主义”教育了。那么,我就是写再多的教育教学论文,都没什么真正的意义——很多同行的很多颇有见地的教育教学论文得了奖后,也就马上被束之高阁了。我没有当年鲁迅先生弃医从文般的勇气与能力去弃“教”从文,也就只有在业余时间在网络上跟在名博名家后面摇摇旗呐个喊罢。当然,如果能有一个地方能让你放手实行真正的人的教育,那么,我愿意与同道同好们一起去尽一点绵薄之力,而只拿最低的工资!

最后说明,本文所指的中国教育,专指中国大陆地区的教育。

温州 林明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