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老师们

这篇文章准备近期更新。

-Daniel

==========================================================================================

这几天我反思了一下过去,发现在我的经历中竟然有如此的雷同:我历史上所有的女班主任都不喜欢我!

起初,我试图把原因归结为我十分性感迷人,让那些女老师自愧不如,她们嫉妒我,所以不喜欢我。

后来,当我和妈妈说起这个问题时,妈妈对我说,她们不喜欢我,是因为我不够听话。大多数女老师不喜欢女学生,尤其是个性鲜明,特立独行的女学生。不幸,我就是其中之一,这也许才是我不得女老师喜爱的真正原因。

大多数女老师喜欢的是那种一挨批评就会掉眼泪的听话的学生,而我是脸皮厚到无论她们怎么批评都无所谓的人。

小学的时候,我个子矮,得把头仰得很高才能看见老师的眼睛,老师在我眼中无疑是权威的象征。不过小学时的班主任刘娅丹,朴仲春和李彬批评我时,我甚至都不会脸红。我承认自己其实有很多缺点,比如接老师话,不愿意穿校服,上课说话…etc. 而且在班级,学校活动上我从来不是一个积极的人。学校运动会,班级的合唱比赛,老师说希望家长来做观众,我的家长从来没有出现过;考试的卷子,老师让拿回家家长签字,别人的家长都能写上半页纸,孩子成绩差的家长还特地到学校来和老师谈,而我的家长,不论成绩高低,一律“家长阅”,有时候我抱怨“写的太短啦”,我妈妈就改成写“家长已阅”… 我家长工作忙,甚至有几年,我都很少见到我爸爸,他们也不是那种常和老师“走动”的人,自然,我就不能成为老师喜欢的学生。外加我总是有自己的想法,对于老师的要求,只是选择性完成,并且经常“保留意见”,老师就更不能喜欢我了,毕竟,我们都知道“异见(dissident)”这个词,谁都不喜欢唱反调的人。更不要说,我成绩很好,也不打架,老师抓不住我实质的错误,只能干瞪眼。

特别要说的是朴仲春老师。她是我小学1~3年级的数学老师。曾经一次,我奶奶去给我开家长会。会后,我奶奶留下来打算和老师聊一聊。当她说明她是谁的家长后,朴老师立刻说了我一连串的缺点,无非就是“多动,不老实,坐不住板凳,有主意,不积极参加班级活动,上课听会了就拉旁边同学说话…blablabla…”甚至多次拉出她自己的儿子和我做对比,他的儿子高我两个年级,她说着她的儿子听老师话啊,认真做作业啊…我奶奶生气了,就问她,那我孙女成绩怎么样啊?朴老师不得不承认我成绩还不错。我奶奶看就对朴老师说,每个孩子都有优点和缺点,只是做老师不能只看到缺点…朴老师反倒被教育了。她以后更找我茬了。

到了初中,我遇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烂的老师(没有…之一,因为她要是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刘颖,我初中时她在省二实验教地理。 她是我最讨厌的老师,同样我几乎可以确定,我是她最讨厌的学生。在我眼中,她心术不正,愧为人师,甚至连做搅屎棍子都太粗。她做为我的班主任,处处找我茬,找机会批评我也就算了,居然还私自修改我的成绩单,把我的各门功课改成差,操行评定改为下等!她可从没让我或我的家长看到我的学籍记录,为的就是能一直让我保持“操行下等”,然后再努力争取把我劝退;刘颖仅因为我在午休时和同桌讨论卷子题,便诬陷我午休时不听学校广播,让我在教室后面罚站。一般说来,罚站,站一中午,站一天,甚至站一星期还能算做是反思教育,可是她罚我站一个月啊!这不是公报私仇吗?不仅站一个月,并且不允许我上体育,音乐课,微机课…当时我还小,好欺负,要是现在,谁还听她的!最可恶的是,她让我站一个月我也站了,可是在期末家长会上刘颖居然对去开家长会的我爷爷说,“赵婧仪上课说话,我就罚她站了一个星期,让她好好反思反思”!!!!!How could she!!!!!我明明站了一个月啊,怎么跟家长汇报的时候就缩水到25%了呢!这个我记着呢…其实她对我的“管教”数不胜数,私自拆看我的信件;给我所有的好朋友的家长打电话,告诉家长们我是一个坏孩子,叫他们禁止他们的孩子与我接触,她想让我交不到朋友。不过这不可能,我的很多朋友的家长都见过我,而且认为我很不错,刘颖那么说我,明显是贬低,家长都不会相信,我的朋友照旧和我好;她还在我身边安插间谍,监视我的一言一行,然后向她汇报,于是在学生评价教师时,我给她打低分,她就能暗地里改回高分,并找我算账了… …现在回头想想,在她眼里,她的学生简直就是她在学校往上爬的工具。她当班主任的两年,在学校,我们最大的任务不是学习,而是劳动,大扫除。擦黑板,擦玻璃,擦地不用说,还要用小刷子刷暖气片,刷地板,刷走廊的台阶,要刷出地板“本来的大理石透亮的颜色”,我们在辛苦干的同时,她悠闲的满地溜达检查,监督…好像我们从来不是学生,而是佣人。要是到了学校举行大合唱的时候,提前一星期,我们就上不了几堂课了,天天练啊练啊…而且每一次练,她都要求我们像正式比赛一样,要小个子的一排站在地上,后面依次站到椅子上,桌子上。每到这时候,我都能想起历史书上讲中国古代奴隶制那一课,奴隶乐师们排成排给诸侯王奏乐的情景。

最近读李笑来老师的书《把时间当作朋友》,觉得里面有一段话可以用来形容刘颖:

有些人并没有进化完整。可他们竟然当了老师。无法想象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大猴子在教一群小猴子——可以想象的是那些少数实际上有潜力将来进化成人的小猴子要遭受多少折磨?!

… …

现在我总算摆脱了多年的素质教育,将要走上本科大学之路。回头看看,当年咬牙切齿的想找刘颖算账,现在想来,即使狗咬我一口,我也不能咬狗一口。还是随她去吧,那种人格不健全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3 thoughts on “我的女老师们

  1. Tina

    我喜欢这个比喻!一看就知道是被逼迫背过历史书的中国学生!
    “我都能想起历史书上讲中国古代奴隶制那一课,奴隶乐师们排成排给诸侯王奏乐的情景。”
    本科大学,在中国是放羊式教育,图书馆是最好的老师,基本靠自学。在国外名校,你知道——每天学习8个小时以下是可耻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